国内“N号房”背后的色情暗网:偷拍、性侵视频

2020-04-25 16:39| 发布者:搜客宝| 查看: |

韩国“N号房”事件后,网友举报称,国内网络上仍有色情网站存在,有些甚至涉及“性侵幼童、迷奸、偷拍”等内容。

近日,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检索“萝莉”、“幼齿”等主题,不难找到部分网站、论坛和APP,其中不乏涉及“未成年人”的视频,部分影像浏览量高达20余万次。

此外,在某些社交平台和app的“暗网”中,还有人公然叫卖色情资源,“11套偷拍视频打包售价70元”。

色情网站为何屡禁难止?记者调查发现,这背后已经形成一条从拍摄到建网站,再到运营牟利的黑产链条。

一名色情网站搭建商称,自己一个小时就能帮客户建成网站,收费一万两千元,app的费用要9万元,里面有上万部资源可供观看。

色情网站的一名幕后运营者直言,他们的牟利方式很多,发展会员可以收费,博彩广告一个月就能赚几十万元。

为了躲避查处,这些平台会把服务器设在境外,一旦被查,花几十元更换域名就能“死灰复燃”。

全文4235字 阅读约需9分钟

色情视频“暗网”叫卖7元一套,“儿童”片观看量超20万次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事实上,被严禁的色情网站、视频内容,在网络上仍如病毒般暗地蔓延,在一些社交软件和平台上,甚至催生出专门拍摄和兜售色情视频的黑产。

在新浪微博搜索栏中,记者以“萝莉”为关键字检索,出现多个售卖黄色视频资源的账户。

一位微博用户名为“虾面硫-水”的网友频繁发布色情图片,并留有微信号。他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色情资源截图称,自己手上不仅有多个色情网站、app,还有存储在百度云盘中的色情影像,“这些都对外出售”。此外,在百度贴吧和其他论坛中,也出现有色情网站、app的推广链接。

记者调查发现,一款国外社交中文版APP中,有不少交易色情资源的群组,少则三四十人,多的有上千名成员。

一个千人群的群主,不断在群内发布“迷奸”等黄色视频吸引成员,同时为自己的“迷药”寻找买家。

群主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手中有几T的视频资源,每天定期向群内发布,他会把群成员吸引到另一个卖迷奸药的群,在这个群里,他兜售多种药品,称能起到“催情”“昏睡”“短暂失忆”等作用。

这款app里,有多个“色情网站站长群”,成员在内公然售卖色情视频。

群里一位成员介绍,自己拥有几T儿童色情影片,这些视频都是他长期收集而来,打包出售,他还为此建群,每天更新视频,进群收费十元到几百元的入门费。另一位名为“张大仙”的用户在群组中发消息称,自己有11套包括学生、偷拍等不同类别的色情影像,打包出售70元。

新京报记者在一些色情群组内卧底多日发现,很多成员专门打着“儿童色情”标签售卖资源,明码标价。

韩国N号房事件后,多名新浪微博博主发文称,他们陆续接到许多网友爆料,称发现多家涉及儿童色情内容的黄色网站、论坛,并呼吁举报。

新京报记者检索网友举报的相关网站发现,包括芽苗论坛、萝莉天国等多家色情网站,标注有“萝莉”“UU”“幼齿”等儿童色情内容,首页及多个栏目中存在大量未成年女孩裸露的视频及图片,其中一个视频观看量显示超过20万次。

一些色情网站还会在页面上标注“儿童”、“偷拍”、“迷奸”等分栏,里面也有大量相关视频。除了网站,如“春水堂”、“草莓”等多个色情APP中也存在迷奸、偷拍或未成年女子被猥亵的视频。

61ff32dely4ge29y3wuitj20m80d53yx

▲某色情网站页面中充斥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。截图

万元建“黄网”1小时完工,服务器设境外躲避查处

一名色情网站运营商介绍,除了“暗网”里的兜售,色情网站早已形成一条从平台搭建、运营收费再到风险规避的黑产链条。

色情网站和app有专门的搭建商,成本极低,却能迅速牟利,为了躲避查处,搭建商还把服务器设置在境外,被查封后可以更改域名继续推广。

常年身处菲律宾的色情网站搭建商姜晓辉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提供色情网站搭建服务一条龙,买家只需提供一个域名,剩下的全包,“建网站收费一万二,1小时内完工;建论坛收费一万九,一天内交付。”

一名运营色情网站已经两年的运营商称,这种搭建方式在圈内已是潜规则,相比姜晓辉的报价,他的网站搭建费更便宜,只花了8000元。

<
>
搜客宝——是一款聚合大数据和AI智能的高级应用系统工具。它通过各种计算机程序算法,将互联网上的企业客户信息、商机信息等进行有序整合、收录、匹配、更新。这将改变客户以往机械收集线索的方式,而只需要一键启动,便可将所有的精准客户线索展现在你的面前。

联系我们
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中南百货

400-600-4288(服务时间:9:00-18:00)

3206839510@qq.com

返回顶部
在线咨询